苹果产业链公司求变:得订单者未必得天下


拥有强大议价能力的苹果将利润留在自家后院,供应商和代工企业的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,“苹果吃肉,代工厂喝汤”的说法一直盛行。

时代周报记者 范文茜 发自广州

苹果公司的供应商们,最近实在有点烦。

9月7日,欧菲光(002456.SZ)收盘每股15.66元,跌3.99%。

9月1日,有媒体报道,欧菲光被剔除苹果供应链名单,并失去了全部的iPad触控业务。当天欧菲光一度跌停。尽管欧菲光对传言予以澄清,但在8月28日至9月7日一周,欧菲光股价已跌去17.19%。

9月4日,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尽管触控业务不是欧菲光的主要产能输出,且苹果业务占比不高,但从这次二级市场反应强烈就足见苹果供应链的影响之大,稍有“风吹草动”就有可能带来巨大损失。

“一旦触控业务确实‘被抛弃’,那么,欧菲光在苹果供应链体系中核心的光学订单存在多大风险?其他国内代工厂商又会不会遭遇类似事情?”孙燕飚表示。

8月19日,苹果市值突破两万亿美元,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。从2010年iPhone4横空出世、引爆市场至今,被誉为A股苹果产业链的“黄金十年”。

十年间,苹果产业链概念股成为A股科技领域最受瞩目的投资主题,孕育了产业链上一批业绩亮眼、市值飞涨的明星公司。

在其背后,却是业绩高度集中以及不确定性的风险与担忧。

今年8月初,由于美国政府宣布实施禁令,苹果应用市场被传可能会下架微信。

随后,苹果概念股集体受挫。8月10日,安利股份(300218.SZ)等跌停,领益智造(002600.SZ)、蓝思科技(300433.SZ)、歌尔股份(002241.SZ)等也应声大跌。

近日,多位行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按照业内的做法,产品供应链会逐渐稳定,除非发生较大的变化。但未来,苹果产业链是否会进行调整?这或许是苹果CEO库克都难以确定的事情。

莱宝高科往事

在莱宝高科(002106.SZ)的股吧中,至今仍有人怀念它的“高光时刻”。

近日,消费电子行业投资人李正(化名)与时代周报记者谈起欧菲光一事时,不由地联想到昔日苹果概念“牛股”莱宝高科跌宕起伏的往事。

莱宝高科当时是触摸屏龙头,因供货给台企宸鸿集团而切入苹果产业链,来自宸鸿集团的订单一度占其总销量的52%。

从2008年10月起,莱宝高科股价一路飙涨,两年间最高涨了13倍。

但好景不长,随着宸鸿集团开始向上游触控屏业务拓展,莱宝高科失去了抱苹果“大腿”的机会。从2012年开始,连续几年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,造成股价大跌、机构股东四散而逃。

近期,因向华为笔记本产品供货,莱宝高科再度受到关注和追捧,并且被冠上“华为概念股”之名,上市公司则一再提醒投资者“谨慎看待”。

如今,莱宝高科董秘王兴村提起手机业务时,仍难掩失望和冷淡。

“我们不会再涉及手机这块业务,2011年就退出了全球市场。产品、价格同质化严重,竞争太激烈。”9月4日,王兴村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王兴村表示,当年退出手机业务最主要是不仅因为竞争大、毛利低,而是手机行业需求波动非常大,利润空间受到挤压。

“这个月可能就要1500万(件货),下个月就降到500万(件货),人力成本太高,厂商赚不到钱。”王兴村说道。

李正则认为,核心技术不足、行业壁垒低、对单一客户过度依赖,是众多苹果供应商的共性和通病。

今年4月,自动化设备生厂商博众精工闯关科创板被否。

其招股书显示,2017年至今,其主要客户均是苹果以及苹果上下游公司,随着苹果订单下降,博众精工的业绩也出现了暴跌。

2020年第一季度,其净利润从2019年的2.8亿元变成了亏损1.2亿元,而来源于苹果的营收更是从9亿元下降到0.2亿元。

而近期申请科创板上市的燕麦科技、蓝特光电也高度依赖苹果订单。

李正认为,手机市场的饱和,周期性波动较大,长远来看,这类对单一客户依赖程度过大的供应商业绩都将受到严重影响。

利润空间被压缩

在供应链龙头企业中,歌尔股份、蓝思科技、德赛电池(000049.SZ)、立讯精密(002475.SZ)等上市公司均存在客户集中度较高的情况。

据2019年年报,上述几家公司的第一大客户销售占比均超过了40%,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在7成左右。多位市场人士认为,其第一大客户大概率就是苹果。

上述公司也在公告中指出,尽管与主要客户存在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,但如果主要客户经营发生重大不利变化、或受内外部因素影响,将带来订单波动和经营风险。

近日,某苹果主要供应商一位高管与时代周报记者交流时指出,第一大客户40%左右的销售占比“把控得刚刚好”,原因是看好双方的合作关系以及苹果的增长空间。

“能长期跟这样的世界顶级客户合作,对我们来说是一种促进和提升。”该人士表示。

据外媒报道,由于2019年以来美国多次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关税。苹果已经要求供应商评估将15%―30%产能移出中国、转至东南亚对成本造成的影响。

9月7日,TrendForce集邦咨询分析师萧闵中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苹果部分产业链转向东南亚、南亚建立相关供应链已是必然趋势,但中国占苹果营收比重较高,且中国供应商已拥有强大的产业聚落,基础建设较东南亚、南亚更为完备,预计今后几年苹果的主要产能仍以中国为主。

更难以忽视的问题是,拥有强大议价能力的苹果将利润留在自家后院,供应商和代工企业的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,“苹果吃肉,代工厂喝汤”的说法一直盛行。

时代周报记者查阅苹果供应链主要的18家上市公司年报发现,2013年以来,几乎所有企业的净利率都呈下降趋势,截至2019年,净利率普遍在2%―5%之间。

9月7日,供应链管理专家刘宝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过去内地苹果供应链企业普遍缺乏技术积累,价值量较低,因此很容易被新的供应商以更低的成本价格优势抢走订单。反观有些供应商企业,连续4年净利润率保持在40%以上。

李正认为,苹果可能更倾向于把低附加值的供应链环节转移,这也使得中小供应商受到的影响会更大。

2019年,华彩印刷、上海实业控股(00363.HK)、恒铭达(002947.SZ)等多家国内企业被移除苹果供应商名单。

“苹果对供应商技术迭代能力和生产工艺要求非常高,稍不留神可能就会被淘汰。强者恒强,只有力争上游、坐稳头部才能生存下来。”上述高管表示。

未雨绸缪

即便是